【寫在前面】

我的父親是一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戰士,他如今已經92歲高齡了,依然是老當益壯,精氣神十足!

當我得知銀河悅讀正在舉辦抗美援朝老照片征集活動之后,很快將之前為父親做過的美篇《父親的抗美援朝經歷》稍作整理后投稿銀河悅讀網。

我希望通過這些圖片和圖片背后的故事,讓更多的人銘記中國人民志愿軍保家衛國的壯舉,提振中華民族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的政治抱負,“位卑未敢忘憂國”、“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”的報國情懷,“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的浩然正氣,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、“鞠躬盡瘁,死而后已”的獻身精神”,為實現強軍夢強國夢而共同奮斗!

這也是我們父輩的心愿。


1.jpg

【1】一九四四年,16歲的父親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同年參加了新四軍。入伍后,經短暫培訓,組織上分配他做機要工作。此后,無論在蘇中軍區、蘇浙軍區、華中野戰軍,還是后來的華東野戰軍(三野),父親都在粟裕跟前工作,參加了保障這位常勝將軍指揮的所有戰役,直至解放。這是父親珍藏的當年粟老總送給他的幾張照片之一。

2.jpg

【2】一九五二年,父親(右一)奉調到即將赴朝參戰的23軍軍部,任機要秘書。九月份,該軍轄67、69和73師(25軍撤銷后配屬的,替代留在國內的68師)進入朝鮮,接替20軍的防線,在三八線與敵軍對峙。 至停戰前,不到一年時間,23軍進行了大小109次戰斗,殲敵1.4萬余人,其中美軍7806人,擊落敵機152架,擊傷282架,我傷亡6200人,可謂戰果輝煌。

父親說,其間軍部曾遭敵機兩次轟炸。第一次是五三年二月十四日,參謀長饒惠譚犧牲了。說來很不幸,這位二八年就參加革命的老紅軍,年初剛調到軍里,不過個把月時間,就倒在美國佬的狂轟濫炸中。那天恰逢他在坑道的住處剛完工,準備第二天搬入時,晚上敵人來轟炸了。炸彈落在坑道口的住房上,他被氣浪拋到40米開外的空地,全身沒有被彈片劃傷的痕跡。當時父親住在坑道口的另一側,躲過了這一劫。2013年,饒惠譚之子饒政剛為紀念其父著述《忠誠的戰士》,出版后我即有幸獲贈一本。

第二次被炸是在白天。聽到敵機飛來的動靜后,父親就往坑道里跑,已經到洞口了,只聽一聲呼嘯,一顆炸彈落在父親身后二三米的地方。所幸是枚啞彈,不然就“光榮”了。那天還有枚臭彈,正好落在鐘國楚軍長門前。看來美國貨也有不靠譜的時候。


3.jpg

【3】落在鐘軍長門前的這枚未炸航彈重約500公斤。上圖為事后23軍首長們在航彈前合影,看看這些前輩們無所畏懼,氣定神閑和充滿蔑視的神態,不由得肅然起敬。


4.jpg

【4】五三年停戰后,父親到67師機要科當科長。第二年和73師機要科長一起,前往北京香山參加中央機要局辦的培訓班,學了三個多月。

給父親他們主講的是中央機要局副局長戴鏡元。這是位隱蔽戰線上的傳奇人物,9 歲入團,10歲入黨,14歲起就在軍委從事機要和密碼破譯工作。遵義會議后,有次政治局開會,吸收軍團領導參加,所有人都同意打鼓新場,只有毛主席一人反對但不被采納,就在部隊行將出發之際,戴鏡元截獲了敵人電報,得知鼓新場敵軍已布下口袋,在關鍵時刻挽救了紅軍。后來德軍進攻蘇聯,日本偷襲珍珠港,山本五十六外出視察,我軍事先都從無線電通信中截獲并破譯了,其中均有戴鏡元的功勞。毛主席給他題詞:“步步前進,就是步步勝利”!朱總司令把斯大林的望遠鏡給了他,軍委獎給他日軍名將之花阿部規秀的軍大衣,以表彰他提供的準確情報......

聽了他的課,父親說思路開闊,受益不淺。返回后,依葫蘆畫瓢,在軍里也辦了一期培訓班。

在朝鮮的后幾年,父親主要業務上的事不多,開始忙起了副業。擔任司令部機關的支部書記,管起了黨務;部隊蓋營房時,組織人員燒磚燒瓦,又管起了營建;有時還負責與人民軍聯系,父親說,人民軍特別愿意來我們這兒,來了有酒喝,不醉不歸。

5.jpg

【5】大概是一九五五年底吧,母親領著我去朝鮮探親(這是我與父親此時的合影)。那時年齡小,雖說住了半年,但沒多少印象。記憶最深的有兩件事,一是進入朝鮮后,坐的是蘇聯援助的嘎斯卡車,山路顛簸,我緊拽著母親的衣襟不放,生怕被甩出去。二是沿途山坡上隨處可見被擊毀的坦克,覺得挺新奇,殊不知不久前這里還是硝煙彌漫的戰場!回國時,父親說我和母親是搭乘師政治部主任的車,母親和主任愛人處的挺好,正好他兩口子也要回國,便借光了。這位主任,就是后來被軍委授予“獻身國防現代化的模范干部”稱號的蘇寧的父親蘇醒。真是無巧不成書,1973年,我在報訓隊帶新兵,其中的一個女兵后來成了蘇寧的妻子。

一九五八年三月十二日,金日成在志愿軍司令員楊勇陪同下,給即將歸國的23軍送行,但這一幕父親沒有看到,他作為先遣隊已提前回到了祖國。

下面是父親在朝鮮戰場的舊照,因年代久遠,又是翻拍,有些已經模糊不清了。


6.jpg

【6】與20軍換防時兩軍部分機要人員合影

7.jpg

【7】父親(右)與20軍機要秘書合影


8.jpg

【8】父親(左)與戰友管謙(時任軍機要科副科長,離休前任總參通信部政委)在防空觀察哨上

9.jpg

【9】父親在67師師部坑道口前


10.jpg

【10】父親(中)與師工兵主任、保密主任在朝鮮師部駐地合影留念


13.1.jpg

【11】換個位置再來一張。父親(右)再次與師工兵主任、保密主任合影留念

11.jpg

【12】父親(右一)與23軍67師戰友合影



12.jpg

【13】異國土地上的排球賽。父親舉著“冠軍”獎旗。每個“球員”都穿著一水兒印著“67”(師)的白襯衫,個個青春四溢,人人朝氣蓬勃。身處戰爭年代,這樣的排球賽所體現的不單是體育競技,更是不畏霸權的自信和樂觀主義精神的再現。


13.jpg

【14】戰友與朝鮮小女孩的合影,見證了中朝人民用鮮血凝成的友誼(可惜太模糊了!)


14.jpg

【15】父親獲得朝鮮頒發的三級國旗勛章

15.jpg

【16】父親獲得的朝鮮軍功章

16.jpg

【17】父親獲得的抗美援朝紀念章

17.jpg

【18】父親獲得的抗美援朝紀念章

我與老當益壯的父親在一起.jpg

【19】我與老當益壯的父親在一起。


1554527904555.jpeg

照片提供者:上兵

執筆者:上兵

本人簡介:1968年入伍,歷任臺長,指導員,營長,正團職參謀。1993年轉業到遼寧省政府任處長,現退休。

銀河悅讀網文集鏈接:

http://www.tengxindadz.com/author/index?uid=4388&typeid=2




微信圖片_20200804182625.jpg


版務部(小).jpg

2020年8月14日